竹白    

 

学业繁忙,告辞

两人组合
闲聊>更新
头像来自严徵寒
作业太多,准备高考,浪不起来,溜了

周四比赛 明天周三 而我到现在演讲稿都没写 在线头铁
【哈德填词】无疾而终 我还是人太闲了 随便填一个小甜饼(大概?),Harry视角 是无数次穿越回过去想要一个完美结局的故事 写的很尴尬,我就自娱自乐一下。 “很多年后我们再一次相遇,只剩下一个点头和一个转身。而我,我不愿意这样。” 原曲:《大雨将至》 不相见 不相欠 各相安 各相劝 随时间 走向我们的终点 留一言 留一念 追碎梦 踏光年 别过眼 明光织就你容颜 随歌起 乘风也叠作一张纸 折羽翼 断尾翅 都可以 哪怕只 传达一句 毫无异议 也值得飞过山岭 ...
【哈德】Dreamer 段子长度,练手,OOC,没有前因后果,战后,第一次写,很雷,文笔不存在,对话流 如果以后要写哈德的话大概最近会先来点辣眼练手……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他一直在不停地做梦。” 领着哈利从大厅走向走廊的男人自称巴克利,他挥了挥魔杖,锁上了身后的大门。 “有时候他沉睡的时间很短,也许几分钟就醒了,但大多时候他会睡很久,一整天、一个星期,有次甚至一个月。”巴克利耸了耸肩,“那对我来说堪称折磨,因为我要在他沉睡的那些日子里帮他活动肌肉,波特先生。你尝试过吗?那是个很苦很累的活,我猜你没有。” 波特抿着嘴点了点头,跟着巴克利上了楼。 旋转楼梯上两个人不再有任何一句交谈,直到巴克利...
着手准备圣诞贺文 有人想要小礼物吗,可以私发给我地址,我们(就是我和白客不一定谁)会给你写信和寄小糖果的 晚安
Goodnight
左耳近心 所以 每次过敏棒都要在左耳迷路一会儿 疼死我辽
还有演讲稿要写我根本不会演讲就给我安排一个朗诵不好吗( ᵒ̴̶̷̥́ωᵒ̴̶̷̣̥̀ )
【安雷】Smile Struggle(4.5) 活着就是一场险恶的战斗,我从未否认过。 八成会坑 法医安×刑警雷 剧情故事脑洞构架所有一切来自于《暗黑者》 故事很迷,没有逻辑,小学文笔,黑安,OOC。 (4.3-4.4) 第五章 清晨,天气很好,气温回升。 常文希醒来得也很早,她整理好了行军床上的被褥,乖巧地坐在椅子上面看书。书是这群警察里那个头子带给她的,那是个看起来分外柔弱的女人,甚至从面相上看有些像他们这个年纪的女学生,但常文希知道不是,她从那个警察头子的眼睛里看到的不是温柔,里面只有一坛终年不化的坚冰。 安迷修扯了扯领带,雷狮的警服他穿起来有些偏长偏大,但好歹不影响他整个人那种安静下来就像一块玉一样温润...
【安雷】Smile Struggle(4.3-4.4) 活着就是一场险恶的战斗,我从未否认过。 八成会坑 法医安×刑警雷 剧情故事脑洞构架所有一切来自于《暗黑者》 故事很迷,没有逻辑,小学文笔,黑安,OOC。 (4.1-4.2) 【点我】
阿瓦达啃大瓜瓜瓜瓜瓜! @浊酒 放假或者过年回来吗!
回顾照片我才发现 原来我这个死亡发际线在我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所以其实黑和秃是天生的 准备去配个隐形眼镜 希望我能戴的进去
【安雷】Smile Struggle(4.1-4.2) 活着就是一场险恶的战斗,我从未否认过。 八成会坑 法医安×刑警雷 剧情故事脑洞构架所有一切来自于《暗黑者》 故事很迷,没有逻辑,小学文笔,黑安,OOC。 (3.5-3.6)(4.3-4.4) Chapter.4 最基本元素 我诞生于你,你是我的最基本元素,我由你组成。 可我偏要毁灭你。 第一章 “什么通知单?” 安迷修和千棠纪一前一后迈进市局,一进门就看到雷狮坐在沙发扶手上翘着二郎腿,手里举着一张纸卡。 安迷修从雷狮手里接过“通知单”。 那是张明信片大小的白卡纸,上面有一圈带着偏光...
【中文填词】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 随便乱写,放出来丢人 然后去写作业 把我的心意全都写成诗然后把它们全部都邮寄给你把我的情感都寄托于回信我还在住址地等着你 第一年我的日子全都在想你把日常生活都寄托于钢笔写一封信寄给你后又开始努力想要送你一份专属我们的诗集 第二年我的生活也如同往日用邮票、信纸和笔尖堆砌着自己以致于我都没发现我身后火起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竟只剩衣领 第三年我的文笔已经有所升级朋友笑着说我快要成为诗人了吧闲来无事我将诗句贴进乐乎里不到一小时粉丝量就让我吃惊 第四年我下决心投稿我的情诗可我写的诗竟然变成了社会问题出版社的安排紧锣密鼓进行这样你就能够看到我的思念 把我的心意全都写成诗然后把它们全部都邮寄给...
【安雷】Smile Struggle(3.5-3.6) 活着就是一场险恶的战斗,我从未否认过。 八成会坑 法医安×刑警雷 剧情故事脑洞构架所有一切来自于《暗黑者》 故事很迷,没有逻辑,小学文笔,黑安,OOC。 (3.3-3.4) 第五章 安迷修和雷狮在千棠纪鄙视的眼神里一边一个地站着,而她手里捏着一根铁丝,正对着锁孔戳戳又戳戳。 “我就知道你们把我带出来肯定不是因为什么我看起来很闲。” 雷狮耸耸肩,“怪不好意思的,全组只有你一个人会撬锁嘛。” 老城区的廉价出租房锁实都落后得可以,不到十分钟,千棠纪听到锁芯里面“咔哒”一声,她扭了扭发酸的脖子,率先推门走了进去。 然后她又退了出来:“日。” “美女,别骂脏话。”雷狮...
【安雷】Smile Struggle(3.3-3.4) 活着就是一场险恶的战斗,我从未否认过。 八成会坑 法医安×刑警雷 剧情故事脑洞构架所有一切来自于《暗黑者》 故事很迷,没有逻辑,小学文笔,黑安,OOC。 (3.1-3.2) 第三章 清晨六点三十分,夏日刚过的初秋竟也舍得给这世间一点寒凉的露水。 天色大亮,光却像是怎么透不过前方鳞次栉比的高楼落到这条小巷里一样。一个少女站在窗前,把手里的男性棒球帽放在一个显眼却又不突兀的地方。两个警察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她深吸一口气,回到了客厅。 老城区的路难免坑坑洼洼,还有些泥水防不胜防地赖上裤管,但雷德没有减慢速度,蒙特祖玛紧紧跟着他,一言不发。 一个穿着白色纱...
【安雷】Smile Struggle(3.1-3.2) 活着就是一场险恶的战斗,我从未否认过。 八成会坑 法医安×刑警雷 剧情故事脑洞构架所有一切来自于《暗黑者》 故事很迷,没有逻辑,小学文笔,黑安,OOC。 (2.6-2.7) (3.3-3.4) Chapter.3 重案17 你所秉持的既不是正义,也不是公道,而是内心的恶魔。 第一章 有人握着他的手,他心里明明很安稳,却还是轻轻地发抖。 “不要走,爸爸……” 安迷修意识混乱,眼前是一具面目不可辨的男尸,看起来最像姜错,可恍然间又像是安迷修小的时候,他工程师老爸的那张不靠谱的笑脸,再多看一眼,还像是当年他第一次亲手且独立解...
【安雷】Smile Struggle(2.6-2.7) 活着就是一场险恶的战斗,我从未否认过。 八成会坑 法医安×刑警雷 剧情故事脑洞构架所有一切来自于《暗黑者》 故事很迷,没有逻辑,小学文笔,黑安,OOC。 (2.4-2.5) (3.1-3.2) 第六章 马崇安安静静地坐在王启超身边。王启超和他聊来聊去也逃不过他倒霉的老爹马国翔,但马崇愣是一句话不说,单是听着王启超凑不成文的感慨。 过了许久,王启超也对这个小木头说不出什么来的时候,马崇自己开口了:“王叔叔,我爸真的死了吗?” 王启超一愣,随即叹了口气,“嗯,我也没想到。要是早知道他会遭遇不测,我那天也不会和他那么大吵一架。” “王叔叔见上我爸的尸体了...
【安雷】Smile Struggle(2.4-2.5) 活着就是一场险恶的战斗,我从未否认过。 八成会坑 法医安×刑警雷 剧情故事脑洞构架所有一切来自于《暗黑者》 故事很迷,没有逻辑,小学文笔,黑安,OOC。 (2.2-2.3) (2.4-2.7) 第四章 安莉洁带着金和千棠纪站在国康大楼下面等了一会儿,就看到一身黑风衣黑裤子配上黑短靴的安迷修和穿着一身明显像童装却莫名被衬出一股气势的雷狮从不远处赶了过来。 金:“我很久没见安哥不穿他的白衬衣了。” 安迷修看了金两眼,解开了风衣的扣子,露出里面的白衬衣和黑领带。 金:“……” 海日娜的办公室在七楼,四个人往电梯里一站,整个电梯空空荡荡像是还能再盛十个一...
【安雷】Smile Struggle(2.2-2.3) 活着就是一场险恶的战斗,我从未否认过。 八成会坑 法医安×刑警雷 剧情故事脑洞构架所有一切来自于《暗黑者》 故事很迷,没有逻辑,小学文笔,黑安,OOC。 (1.3.2-2.1) (2.4-2.5) 第二章 金叶区不大,南边是一排排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风吹雨打和战火硝烟的骑楼,墙上的粉漆掉的没剩下斑驳几点了。据说当时政府是为了把它们留下当个文物,结果现在反倒成了一些打工族、小混混和一些聚众玩女人、吸白粉的“东西”花低价钱买个高性价比的出租屋了。 安莉洁坐在其中一栋楼的一间房里。 房间里有明显的生活气息,从头到脚散发着没有女人细心打理的景象,衣服和袜子相互...
【安雷】Smile Struggle(1.3.4-2.1) 活着就是一场险恶的战斗,我从未否认过。 八成会坑 法医安×刑警雷 剧情故事脑洞构架所有一切来自于《暗黑者》 故事很迷,没有逻辑,小学文笔,黑安,OOC。 (0-1.1.2) (2.2-2.3) 第三章 安迷修看着雷狮跟着自己走了一路,嘴里也没吐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到了家门口的时候看着安迷修一个人独居的三层别墅,他挑了挑眉,“我快四年没住过这种房子了,希望装修不让人失望才好。” “除了我的书房、卧室和解剖室以外,全是我爸装的,失不失望你自便就好。所有的东西都能随便使用,我刚成年的时候我爸就直接把所有的财产都过继到我头上了。” 雷狮在门口蹭了蹭鞋,一些规矩...
【安雷】Smile Struggle(0-1.1.2) 活着就是一场险恶的战斗,我从未否认过。 八成会坑 法医安×刑警雷 剧情故事脑洞构架所有一切来自于《暗黑者》 故事很迷,没有逻辑,小学文笔,黑安,OOC。 (1.3.4-2.1) 0.序章 七创省凹凸市的新区刚刚建好,四下里还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甲醛味,新玻璃嵌在新刷的墙壁上熠熠发亮,新铺的马路上车辆无我奔行,一个个都像是失了缰绳的彩色骏马。 安迷修脚底下踏着一地飘黄的落叶,扬起的尘土融在甲醛里。他妈没事干的时候不信佛也不念书,但是喜欢养生,便早早地给他也戴上了一条红围巾,一股秋风吹过来,像一轮悠长的太阳。他走得很慢,想着拖一会儿就能拖到他妈下班、回家开门了—...
-安德森先生。革命之后、我觉醒之后,曾经在我冗长的日子里思考过很久。我认为人类的浪漫就是能在激情过后,我可以陪着你漫步在细雨里的街头,陪你度过平静漫长的一生,和着所有枯燥无味的柴米油盐,陪你带着斑驳的白发,怀着残缺的断牙,说着漏风的情话。所有安逸并且需要磕磕碰碰相伴度过的,才是最难熬和考验人的。我真的认为人类的老去非常浪漫,可您的那位小仿生人和他的爱人不会,他们不会变老,不会变得两鬓斑白,不会在对方容颜逝去时仍然相互亲吻,他们感动不了我。 -够了,你个狗屁仿生人。我只知道那两个塑料垃圾相爱,所以我会帮他们,仅此而已。——《一颗发酸的桔子》(72W) 我是不是这辈子也写不完这篇了
我喜欢你,在任何时候;我也喜欢任何人,在她们像你的时候。 ——木鱼水心《爱,需要技巧吗?》
【安雷】与你歌 「整个宇宙,不过为了让你目睹」 复健作品,慎 OOC,小学文笔,故事很迷,安哥死亡 读着浪费时间系列 “他们初见在街口转角处的那家花店。 那天阳光正好,安迷修怀里抱着一捧残败的花束,身上沾染着医院浓郁的消毒水气味,一点一点随风散在空气里;雷狮躲在高耸的花架的后面,蜷着身子,眼睛却一直瞟着对岸金色的太阳。 安迷修走过街角,余光里瞥过雷狮,把他当做沿街行乞的人。他站在雷狮的面前,找了半天零钱,最后把一张红票和那束已然没了香气的、只剩下消毒水刺鼻气味的捧花一起递给了雷狮,然后有些行迹匆匆地走了。 雷狮莫名其妙地看着安迷修,他的面容有些颓废和狼狈,身上一条白衬衫和规规矩矩的黑领带搭配在一...
1 / 8

© 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