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点开!
两人产雷粮组合
:竹白
白客:@云中之客
竹骨雨:@海鲨
头像画狮:@阿圆
封面:@海鲨
平时上线:竹骨雨

我瞄准了那颗咸鸭蛋,手起刀落
“妈妈妈妈!有创可贴没!我手指切破了!”

用给《雍崎西见》的BGM
非常好听了,上次还摸了这个的小提琴谱

 @小钥君 

是她要我画的……

OOC,草稿流,意识流,十分钟画完准备洗头

不对劲,竹白不是写文组合吗,竹骨雨不是写手吗……

就是安迷修在消失之前骗了雷狮

恩,增加一下tag

顺便我在写文只是作业……

我就是开个脑洞

某一次月人来袭的时候法斯斩下一个月人的头以后他的项链掉了,接着项链以及月人体内的其他晶体全部掉落下来,法斯发现全部是属于自己的“磷叶石”的碎片
然后“庸医”问他要不要换回他的肢体,法斯拒绝了,因为觉得自己这个样子早就算不上是“磷叶石”了,如果失去现在的这些部件记忆也会再次失去,而且自己好不容易变强,好不容易能上战场……
最后被安特库、辰砂等人说服以后,金红石将碎片拼合后还给了法斯,法斯变成了除双腿外全部的“磷叶石”,记忆全部回到了最开始
与“王”分别的时候。


在空间里发了点这个脑洞的漫画草稿

但是我懒得画,文还没有写

自习无聊画的,性转小眼睛
文手画画,随便看看

(重发)长生花

文:白客

改:竹骨雨

使用花吐+赤花梗,赤花梗略有修改

我欠竹骨雨一条命所以。。。。算了切入正题,白客很少写文,无限ooc,结尾狗血避雷注意,所以有什么不足之处请不吝指教


燥热的夏天在指间悄然流逝,转眼又到了寒秋,樱花也全部凋零了。“气温下降了啊,夏天还真是短暂呢”这么说着,临也转身把几支黑玫瑰随意的插到满是营养液的花瓶里。“这样的话应该就不会死了”这几支黑玫瑰是临也偶然路过一个花店看到的,在池袋这种花其实并不多见。临也是一个孤独且居所不固定的人,所以他也很少养什么宠物和植物,对这几支黑玫瑰他却难得上心。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临...

(伪全员)神明默示录

『殉道者的苦难正是为自己赢得宝座和生命的冠冕。』

伪全员,除安雷是已经确定情侣外,含有其他角色暧昧,剧情很扯淡、过分

很多血

文:竹骨雨

改:竹骨雨

※骨鱼本月最后一次出现,请珍惜食用

结尾BGM:http://zhuguyu222.lofter.com/post/1e538c6f_1198d4ef

晨间的阳光穿过凹凸校区高大的砖墙和榕木的叶隙,在地面上碎成了一个个不规则的圆。

安迷修伸了个懒腰,把搭在铁丝上的被子收起来,那些布料染上了太阳的清甜,在夏日的微风中扬起了自己的裙摆。

路过的住宿生纷纷朝着安迷修问好,住他隔壁的埃米凑过来帮他分担了一部分被套,“安教官,军训什么时...

这个放在《神明默示录》的结尾——
码一下,超好听的

生物考试画一个私设艾比
“是爱丽丝小姐吗?”
“才不是,是全宇宙最可爱的艾比小姐!”

【安雷】海沫与星砂

「我们相互掌握着所有对方倾慕的东西」

文:竹骨雨

改:白客

OOC避雷预警

星球梗有授权

短短打

极端意识流,写到瞌睡所以很……辣鸡

雷狮疯狂地爱上了一条人鱼。

他似乎总是和那深远广袤的海洋有些不解之缘,他家门前的那一片大海的浅滩成了他打定主意离开、又打定主意留下的心结。

在雷王星可以看到物质长滩:在海水与陆地的边界处,物质会慢慢的从海水转质为土地。

这两者之间没有明确的分界线,土与水之间的状态极其混沌,量子波动陡增,任何人都难以接近。

就这样,雷王星的陆地和海水永远相隔,在他们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海滩上的奔跑。①

而雷狮从小的梦想就是能有哪一天坐上一艘破败却充满年代感的海

© 竹白 | Powered by LOFTER